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
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广东要闻

sex8性吧_

来源: 南方日报网络版     时间:2019-11-09 04:11:03

sex8性吧

第1章 特殊的患者  进入女子监狱,我本以为是天堂,然而后来我才知道,这里,是男人的地狱……  我叫沈北,2

第1章 特殊的患者  进入女子监狱,我本以为是天堂,然而后来我才知道,这里,是男人的地狱……  我叫沈北,27岁,曾是一名外科医生,现在是龙山女子监狱里的医生

  一场医闹,不小心捅死人,被判15年,机缘巧合下,我成了龙山女子监狱唯一的男囚犯,为了能够减刑,我答应典狱长的条件,成为这里的医生,负责处理医务上的工作

  这天,找我看病的是这所监狱里女犯人的大姐大,大家都叫她梅姐

  二十多岁,瓜子脸,柳叶眉,相貌极佳,不施粉黛,也是个能打十分的大美女

  尽管她穿着宽大的囚衣,但没能把那令人狂喷鼻血的好身材遮盖住

  一进来,我还没说话,她就一把将我推倒在病床上,骑到我身上来!  她想要干嘛?  一时间,我大为恐慌,伸手拼命想要推开,可是她的力气却大得出奇

  “梅姐,你这是……”  我刚想问她要干嘛,却发现她双眼赤红,宛若饿狼一般,眼中欲火暴涨

  “男人,给我……” 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我的裤子拽了下来,我瞪大眼睛,感觉不可思议!  “别特么废话,快给我……”  她突然用力一拽,我就被她拽得摔倒地上

  我还没回过神来,她又迅速缠上来,拼命撕扯我的裤子,眨眼间,她三两下的就把我给剥光

  我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起来,整个人差点就要爆炸

  但是,我是来这里坐牢,不是来这里卖身的,而且真要出了事,我肯定要把牢底给坐穿

  再万一又给我判个强J罪,想想我就头皮发麻……  我拼命朝门口大声呼救:“狱警,狱警……”  可门外却跟死了一样,听不到半点的声音

  我的心沉了下来,看来梅姐已经将外面的狱警买通了!  她跟吃了春药一样,低声嘶吼着冲上来,眼里泛起可怕的红光,一副要把我生吞活剥的样

  我要崩溃了,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!  我只想踏实工作,获得减刑机会,早日离开这个地狱!  要是和梅姐发生点什么,别说减刑了,说不定还要加刑!  我拼命的想把她推开

  “快给我……”  梅姐那光滑白皙的娇躯瞬间扑过来,很用力的把我给摁倒在地,双手死死扣住我的手,令我无法动弹半分,很难想象,女人的力气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时候

  人在绝境的时候都会本能的反抗,更何况是被强上

  我脑袋一炸,怒骂道:“你不是想要吗?老子这就给你!”  她既然如此疯狂,我自然也不会怜香惜玉,她嘤咛一声,脸上浮现一丝痛并快乐的神情

  人一旦冲动,也就成了魔鬼!  我怒火攻心,完全丧失了理智!  ……  事后,她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支烟来,点燃后美美的抽了一口:  “事后一支烟,赛过活神仙,爽!”  我颤抖着双手,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切!  我刚才真的把她强上了?  减刑?加刑?  我的脑海中一直想着这个问题

  冲动一时爽,事后火葬场

  “别板着那张臭脸了,好像吃了多大的亏似的

”她瞥了我一眼:“上你是你的造化,你别不识抬举,也就在这里面,要是在外面,老娘看都不会看你一眼

”  她搂着我的身子,眼角挂着媚意,无限娇媚的道:“小伙子,耐力不错,不愧是姐看中的男人

”  我发誓要把她征服,双手一边在她柔滑挺翘的俏.臀,一边问道:“怎么样?看清楚了没?要不要再来一次?”  “勉强合格

”她啪的一声拍在我的屁股上,同时在我的脸上狠狠一吻,得意洋洋的道:“记住,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老娘的男宠,不过我这个人很大度,我手底下的那些浪蹄子,随便你玩,只要不怀孕就行

”  什……什么?  男宠?  “我不是你的男宠,是你的男人!”我扬手在她屁股上一拍

  她突然回头,张嘴在我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,也不知道这女人是不是属狗,把我咬得钻心地疼,这一嘴下去,就印出一排整齐的牙印,沁出点点血丝

  我疼得倒吸一口凉气,急忙松开手,怒吼一声道:“你属狗的?”  “这是给你留个记号

”她咯咯一笑:“走了,不用想我

”  我深吸一口气,目送着她出去,内心突然间竟一种说不出来的空洞与失落

  梅姐走后,我心绪复杂地走到窗边,往外面看去,视线所到之处,只能看到五米高的墙和两米高的防护网,以及远处塔楼上来回走动的狱警

  几缕残阳照在围墙上泛不起一丝涟漪,仿佛是被看不见的恐惧吞噬

  使人充满着压抑和绝望

  这是一种似乎没有尽头的压抑和绝望,一种有生命的死亡

  这里,就像是一具阴森的棺材,把一切都牢牢禁锢起来

  梅姐留下了半包烟,是黄鹤楼,我摸出一支,苦涩的味道在味蕾上蔓延,望着外面的形形色色,思绪不由得想起了一个小眼猥琐的混蛋,正是他,我才会在这里

  我原本世德医院的主治医师,而我们的院长,名叫王高远,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色鬼,有一次我无意中撞破他与一个小护士的偷情,被他记恨在心,后来工作上老是找我麻烦

  这一次他甚至故意弄出一场医闹,想把我搞臭,让我滚蛋,可没想到,意外死了人,于是我背了锅,被送到这里

  一想起这事,我就怒火燃起,深深抽了一大口,将烟头狠狠捻在墙上,仿佛正在蹂躏那个老混蛋

  此仇不报,我沈字倒过来写!  不过我现在在监狱里,而且没钱没势,别说报仇了,想要离开都难如登天,如果真的等15年,黄花菜都凉了

  当务之急,还是必须先和外界联系上,最好获得一个探监的机会,这样我才能知道老混蛋的情况

  第一,我要先和这里的管教们打好关系,这样我才能获得更多的便利

  第二,我要找到一个能够立功的机会,然后就可以申请探监的机会了

  第三,梅姐似乎在外界很有能量,我需要借助她的力量报复老混蛋

  老混蛋,老子一定要弄死你!  ……  接下来的几天,梅姐没有再来找我,而我因为没有自由活动权,因此只能呆在医务室内

  这间医务室一共三个房间,外面的大门一关,除了我之外,也没别的人,也算是一方自己的天地

  这天,我正活动中,医务室的铁门忽然传来‘哐当’一声

  铁门一开,侯队长就带着几个人进来,侯队长是管教头子,专门负责我这片区域,她大概二十多岁,大长腿,高挺的胸部,腰肢细如柳枝,论气质和长相都不亚于梅姐

  除了她之外,还抬进来一个浑身是血的年轻女囚,尽管面孔很精致,但脸色苍白,看上去显然是失血过多

  侯队长迅速让人把这名女囚抬到床上,说道:“她被人用磨尖的牙刷柄给捅了几十下,差点就开膛破肚了,你赶紧给她处理下

”  我急忙带上手套,先给她打上麻醉针,然后把她的裤子给脱了,等我看到受伤的部分,登时倒吸一口凉气

  伤口离密林深处就差一点点,血肉模糊的,要是再捅过去那么一公分,那就是满清十大酷刑了

  来不及多问,我迅速给她做了手术后,又听了一下她的心跳,虽然很虚弱,不过没有生命危险,小命算是保住了

  我拿起被褥盖在她身上,又给她挂水,开药方

  做完这一切,我才松了口气

  侯队长站在一旁看着我,道:“医术不错,接下来的康复工作就交给你了,有事就跟我汇报

”  目标一,和管教们打好关系,第一步看来还不错

  等狱警们走后,这里就剩下我和躺在病床上的女囚,我之前曾经看到很多男狱医轻薄或者玩弄女囚的报道,但自打我进来这里坐诊,我一直都严格遵守身为一名医生的道德

  而且监狱里打架是常事,不管是女犯还是男犯,都会一言不合就开打,各种各种你想都想不到的烂人都有

  吃完晚餐后,我给这女囚检查一遍,情况还算正常,正处于逐渐恢复的状态

  今天太累了,晚上也没什么病人,于是我早早就上床睡了

  迷迷糊糊中,我感觉身边好像钻进来什么东西,不过我实在是太困了,倒也没有清醒过来

  在梦境里,我只觉自己身如一叶扁舟,仿佛置身万顷波涛之上,时而到达峰顶,时而又跌回谷底,那舒爽的感觉,如同洗了桑拿,突然,一阵哆嗦……未完待续……微信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继续阅读哦~~~




相关文章

版权所有: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主办:南方新闻网 协办: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南方新闻网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